養老院養老:老人的生活並不是的詩和遠方

養老院養老:老人的生活並不是的詩和遠方

作者:且聽風吟

最近,朋友們在討論一個共同關注的話題:爸媽老了,是去養老院養老還是居家養老呢?
1

不要孩子操心,不給子女添麻煩,寧願苦自己也不為難孩子。這是大多數老年人的普遍心理。

前一段時間回去看爸媽,媽媽告訴我說:隔壁的張阿姨老倆口搬去養老院了。

張阿姨老倆口是退休幹部,膝下有5個兒女,都在外地,各自成家立業,平時只有老倆口在家,子女們逢年過節或者休假時才能回來團聚。

起初,老倆口身體都很好,每天吃了飯準時下樓散散步,和老夥伴們談談心,和鄰里們打打牌,有時候還和朋友們相約一起出遊。

生活上老倆口彼此照顧,鄰里關係也處的非常融洽,逢年過節家人歡聚一堂,生活雖然簡單,日子倒也愜意,孩子們在外地也經常電話和父母溝通,得知老倆口的一切都不錯,也很安心。

原本以為這樣的好日子會永遠延續下去。可是2015年,張阿姨因為高血壓導致後遺症引起身體偏癱,出入靠輪椅。

張叔叔除了要照顧張阿姨,還要洗衣做飯,一個人當然應付不了。

孩子們雖然比較孝心,平時經常寄錢寄物,可是在照顧老人日常生活的具體問題上還是幫不了忙,於是孩子們商量決定,給他倆找了一個保姆。

保姆不會照顧人不說,吃喝上還挑三揀四,還動不動就嚷嚷漲工資,事情沒幹多少,工資要得挺高,動輒以辭職相威脅,連續找了幾個之後,張叔叔放棄了找保姆的想法,不再去找保姆了,寧願自己多忙多累,堅持由自己來照顧老伴。

可是張叔叔也是快到80歲的人了,自己走路都不太利索,成天由他自己推著輪椅上的張阿姨出出進進很危險也很累,一天忙下來,累得腰酸背痛,這樣下去遲早自己也會累倒。

張叔叔老倆口年歲已高,老伴生活不能自理。孩子們離得遠,(五個孩子分散五處,孩子們接老倆口過去他們怕麻煩孩子,也不願意去。)一年只能回來一到倆次,為了不讓子女操心,不給子女添麻煩,老倆口決定搬去養老院,老倆口依依不捨地告別相處多年的老鄰居、老朋友,搬去了養老院。

他們一輩子都在成全子女,卻唯獨忘了,餘生,他們最應該成全的,是自己。

習慣了付出的爸媽,寧願委屈自己。當他們意識到自己漸漸老去、不能自理的時候,一輩子都為子女考慮的爸媽,就會主動做出一個選擇:離開她們曾經經營多年的家,把空間讓給他的孩子以及孩子們的孩子。

其實他們早就知道:養老院的生活,註定不是他們想要的生活。去養老院更是老倆口無奈之舉。

2

親情需要呵護,尤其在細節,當我們無意識冷落他們的時候,父母總會覺得自己成了負擔,被忽略,不再被需要。

我的父母就屬於居家養老,我爸媽是退休老師,雖已到晚年,爸媽身體一直還不錯,老倆口自己單獨過,生活都能自理,平時老倆口相互照顧,他們也有自己的同學、朋友等社交圈子,做子女的我們每周都會不定期的回家看看她們,媽媽經常說:「在我們自己還能夠照顧自己的時候,餘生我們準備在家養老,這樣挺好的。

和大部分中國傳統老人一樣,我爸媽喜歡的生活也是中國傳統式家庭生活,那就是子女承歡膝下,生活油鹽醬茶,日子在煙火升騰中不知不覺度過了。

忙碌的生活,讓他們忽略自己日漸衰老的過程,生活更加充實,更能體現了他們自身的價值。

可是親情需要呵護,關愛更要讓父母接收到,因為父母已經到了敏感多疑的年齡,我們的一些無意識的舉動,會讓父母錯誤解讀。有一段時間天氣持續高溫,我連續一個多星期沒回家看爸媽,也忘了打電話,再去的時候,我看到了父母眼中的落寞和失望。

那次媽媽居然和我談到了養老:「當我和你爸我們中任何人身體到了需要被照顧的那一天,我們會選擇去養老院養老。」 我當即反對:「不去,咱哪也不去,就在家養老,我們經常回來看你們,這個家,不能沒有你們。」那一刻,爸媽露出欣慰的微笑。

我們忘了,父母像孩子一樣需要呵護。那一瞬間我很內疚、也很自責。

爸媽在一天天老去,離我們漸行漸遠,捫心自問:爸媽一輩子愛我們,操心我們,年輕時候,幫我們帶孩子,幾個子女,帶了大的帶小的,孩子大一些能夠上學了,又忙著接送孩子上下學,從幼兒園到小學甚至到初中,孩子漸漸地大了,他們卻漸漸地衰老了,其實父母要的並不多,只是愛和陪伴,僅此而已。

所以當父母說自己願意去養老院養老的時候,那是愛的謊話,就像我們過得再不好也會善意告訴父母說「我很好。」

爸媽更多的可能是在試探我們的想法,他們很敏感,他們會以為自己老了,不再被需要,不再被重視,他們選擇退出,其實他們更在意的是我們的態度:不要退出,我們需要你。
3

話說:養老院的生活,真的更適合養老嗎?

在《奇葩說》中,劉楠說道:中國的養老院宣傳貌似很完善,什麼設備齊全、床位寬敞、老年人在一起可以吃吃瓜子、打打牌,什麼遠離鬧市喧囂、安享靜謐晚年,實際那地離北京300公里,在養老院挖一大池子,就是一線豪華水景,養老院門口有ATM機,就是緊鄰中央商務區,廣告永遠比現實好,收費高、配套設施不完善,工作人員不專業,軟體硬體都有待提升。

養老院只能解決看護和同齡人社交之類較淺顯的問題,但是那個環境缺少生活中的煙火氣,老年人喜歡忙忙碌碌、絮絮叨叨一些生活小事,送孫子上學,順帶逛逛樓下的菜市場,哪個西紅柿新鮮、哪個土豆剛上市,哪塊水果又漲價了……,因為菜市場人聲鼎沸、常年無休、熱鬧異常,它能扎紮實實地把老人拖拽到一個非常具體的生活中,讓他少一些胡思亂想。有時候看到老人一天天衰老,那是不可逆的過程,但是生活的煙火氣可以拖拽著他,讓他老的更慢些。老人的生活不是詩和遠方,而是小區樓下的菜市場。

人到晚年,最怕談「死」,環境最為重要。例如:人們都喜歡的是參加婚禮,能感受到熱鬧、開心的氣氛,最怕的是參加葬禮,讓人傷感、消極,老人更是如此。

養老院里都是老人,尤以體弱多病、不能自理居多,隨時都會有老人離開人世,想想昨天大家還在一起聊天、嗑瓜子,而今天不在了,他 「走」了,看著周圍空的床位,會害怕。老人情緒本身就很脆弱,你再讓他去面對這種死別場面,真的是雪上加霜。可是老人如果居家養老,就不存在這些問題,他們和小輩在一起,感受的是生命的活力和朝氣,他們的心態也會變年輕,他們會覺得快樂、知足。

有人會說:養老院有時候也會和社會慈善機構、學校等聯誼啊,劉楠在《奇葩說》說到,她曾經作為一個幼兒的家長,參加過此類的聯誼會,無非就是:幼兒在中間表演節目,外面圍一圈老人,老人在觀看節目,再外面圍一圈幼兒家長,家長在拍照,回去以後,把照片拿出來看看,老年人的表情幾乎是木的,是不笑的,幼兒的表情也一般,笑得最開心的是幼兒的家長,你說我們是陪伴老人還是老人在娛樂你?

其實,爸媽需要的不僅是一日三餐,他們更需要的是和我們在一起。

4

居家養老,符合中國國情,是中國傳統「孝」文化的具體體現,更是大部分老人和子女的共同認知和首選。

父母子女一場,最深的情是:你陪我長大,我陪你變老。